媒體報導 2017-06-18T00:30:00+00:00

【專題籽:胚芽故事】
香港教育唔得掂,loser成群。邊個贏?補習名師sure win!如果求學不是求分數,8,500萬年薪的公開招聘書根本不會出現。在大型補習社廣告前,chok得來帶兩分真誠的曾兆韜(Ryan)有狀元才,要成為廣告中的天王其實唔難,但他選擇開一家細過豆腐膶的補習社專攻數學,裝修、派傳單一腳踢,只為堅持半打學生夠晒數的教學模式。「想見到佢哋笑到好開心。」天價vs無價,數學尖子梗識揀。

走進Ryan與拍檔Stanley在旺角的補習社,我的眼睛變得很廣角,因為一眼睇晒。然後我發現Ryan與學生都脫了鞋。他解釋,「我想大家舒服啲,好似返屋企咁。」這300呎的「家」,零廳兩房,可讓二人同時教學,每次最多一對六。因材施教,是教育的應有宗旨,他也把程度相若的學生安排在同一班。看他上課,發現教的多是應試技巧:如何最快用計數機得出答案、用口訣記公式等等,講真咪又係坊間的DSE雞精班。可是當他問問題,同學細聲到爆佢聽到,計數機按錯佢睇到,我就知less有時真係more。這的確不可能發生在大型補習社,更遑論看video的一群。「我唔會捨棄小班呢個方針,想直接在堂上幫佢哋『診症』。」

非純為賺錢 無視利誘挖角

「學生回家後也可WhatsApp問我問題。」有學生說Ryan會錄音、拍下寫在黑板的公式然後回傳。全天候服務,係吸引嘅,難怪一年多前在葵涌開業,月前能在補習社百家爭鳴兼出名貴租的旺角插旗。「為慳錢,自己裝修、砌傢俬。好多中型補習社都會豪使幾十萬裝修,我們整盤生意的本錢,只有五位數。」
補習社剛起步,Ryan口輕輕說:「對大型補習社挖角冇興趣。」當然沒包袱。他日如闖出名氣,補習社利誘,誰能寫包單不動心?「我唔係生意佬,唔係純粹為賺錢。坦白講,我係一個典型的香港學生,我只識考試。我夢想係創業,所以我搞補習社。如果我喺其他補習社,所有嘢都要跟佢哋系統,我冇話事權,但呢度係我孕育,我只需同拍檔交代。」乍聽覺得香港學生好悲哀,好像窮得只剩考試技巧。考試主導人生,他的理念是,既然制度如此,就戰勝它吧。「幫佢哋考好公開試,他們手上起碼有多啲籌碼,人生選擇權會更多。」

放棄教中學 為帶給學生歡樂

Ryan大學畢業後曾任職中學老師,之後放棄教職流浪歐亞多個國家,踏足西班牙時曾跟寄住家庭到學校參觀,發現人家上課時笑聲笑聲滿載溫馨。「同香港真係好唔同,我都想帶畀學生呢種歡樂。」他會喊學生花名,學生又會笑他post上facebook的相太chok,好明顯沒有所謂的師生觀念。原來他們大部份都是他以前的日校學生。出去補習,你揀番以前的學校老師?一係儍咗,一係……佢真係幾好囉!

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supplement/special/art/20151031/19353805